万鹏‖雪中行

时间:2018-02-11 22:23:34 作者:半耳俗尘 阅读: 3353 点赞: 74 分享: 42

雪中行

早晨起床,拉开窗帘,“嗬!下雪了!”我不禁惊呼。“下就下了呗,嚷什么?少见多怪……”还在赖床的老婆嗔怪道。我笑了笑没再作声。

伫立窗前眺望,天空彤云密布,厚积着的铅色的云层压在山头,山上云雾弥漫,山上那些苍翠的松柏、农田、屋舍以及那座高耸的,檐角飞翘的庙宇,都被灰白色的云雾裹了起来,变得影影绰绰。

山下的河流、街市也在淡淡的雾气里飘渺着、迷离着……天地间一片迷朦,天与地已没有了分明的界线,正所谓“江山一笼统”啊!万千雪粒如筛糠般从天空被筛下,此刻无风,看着簌簌下落的雪粒,忽忆及《世说新语·咏雪》一文中,谢朗把下雪的状态说成“撒盐空中差可拟”,此刻吟来觉得这个比喻还是蛮写实的。

一时兴起,于是轻掩上房门,来到楼下。院子里已积了厚厚一层雪,雪粒结得致密,踩上去有一种蛮坚实的感觉,非但不滑,反有些塞,它不似“毛毛雪”那般蓬松轻软,也不似春雪那般水答答的,人可以放心大胆地在上面行走,每走一步,脚下都发出有力的嘎吱声。仰望苍穹,潇潇雪粒自高远的天宇纷纷扬扬地落下来,犹如无数银镞射向大地,四下里沙沙声响成了一片。周遭的行人、车辆于平时少了许多,顿时觉得这世界一夜之间宽敞了不少。

踱出小区大门,大路上也疏朗了许多,车很少,且都走得小心翼翼,一该往日风驰电掣,呼啸而过的做派。路上行人更少,都缩着颈子猫着腰彳于前行。“这里尚且如此,那山上更是‘万径人灭’吧?”我这样想着,匆匆穿过马路,向山上走去。

行至山脚下,刚转过山神庙门前的土崖,雪地上杂乱的脚印证明我此前想错了,看来晨练的人并未因雪却步。沿着山路继续前行,忽然听到从山上传来了一阵孩子银玲般的笑声和类似于惊恐的嚎叫声,我不由地加快了脚步,走过山脚,未等我反应过来,只见有三五个孩子自很陡的,光滑如凝脂般的山路上滑了下来,乍一看见便到了我眼前,我本能地闪身一躲,回头看去,只见他们后一个紧抱着前一个的腰,都瘫坐在地上,屁股下坐着木条钉成的“冰车”,沿着新修的,铺满积雪水泥路疾驰而下,一路风驰电掣,“冰车”和鞋底刮起地上的积雪飞溅着,迎风卷成一股雪雾,就像一列蒸汽小火车喷着烟气呼啸而过。一眨眼他们就到了坡底山路拐弯处,由于速度过快,未及转弯便一头扎进了路边的雪堆中,一个个四肢朝天像翻过肚了的甲虫一样,蹬踏了好几下才站起来,却一个个都成了“雪罗汉”。

沿着山路往上走,一路上溜冰的孩子络绎不绝,倏忽从眼前一晃而过。其间也不乏有一些大人,可能是拗不过或放心不下孩子,便和孩子一起来了,一边陪孩子玩,顺便也回味一下自已的童年。有冰车的孩子玩得趾高气扬,没冰车的孩子也不甘示弱,能用的都用上了,有的屁股下坐的是纸箱,有的是酒盒子,有的是废弃的广告牌,铁皮、木片……材质虽有不同,速度却无多大差异,快乐更是不输分毫。整个山路上成了一个天然的滑雪场,孩子们上的上,下的下,一个刚从雪窝中站起,另一个又扎了进去,欢笑声、呼喊声响成了一片。

最让人忍俊不禁的是一个一脸稚气的小男孩,约莫六七岁的光景,小脸冻得红扑扑的,卷卷的头发上落满了雪,紫芽姜般的小手捧着一个安全帽,我以为孩子怕撞着头,要戴安全帽滑呢,谁知看他趔趔趄趄走到坡道上端,一屁股坐到帽窝窝里就滑了起来,那样子就像个不倒翁,一会摆这边一会摆那边,滑了七八米终于扭倒了,人四仰八叉地睡在路上滑了下去,黄色的安全帽一路蹦蹦跳跳地蹦下了山,而他自己呢,滑到路边停了下来,可刚一起来又跌了一跤,未等起来又是一跤,“不倒翁”变成了“磕头虫”,\引得人们一阵大笑,那笑声震得树上的积雪都落了下来。

忽而忆及儿时的我和小伙伴们,何尝不是这样?现在想来,儿时的冬天似乎要比现在冷许多,因为每年冬天我们的手脚总是红肿着,耳朵、脸蛋也常常皲裂着。记得每到初冬,父亲都会给家里的水缸和酸菜缸穿上“棉衣”,就是用麻线把截得一样长短的向日葵秆扎成一排,围在缸四周,中间填充上麦衣,这样水缸就不会被冻裂了。也记得老家南屋房檐的瓦片上,总是挂着一排长长的,晶亮的冰凌棒,儿时的我们总是拿了填炕的推耙把它们捣下来拿着玩。也因此打碎过瓦片,吓得我们四散逃奔……即使是这样的严寒,也无法阻挡孩子的脚步,我们正如现在所看到的他们一样,也是一大早就飞出了家门,然后呼朋引伴,一起去溜冰。

老家大门口的台子下是一条石头铺成的小路,很长也很陡,平日里像犬牙一样突兀着的石头,被一场接一场的大雪深埋了,门口的石头路变得坦荡如砥,这便成了我们溜滑的好去处。也是像他们一样,我们蹲下或直接坐下来,抱成一长串,一路呼喊着往下滑。那时村子里人多,也很少有外出务工者,所以也往往是小孩在滑,大人在看,看着看着,不知是谁的叔叔或谁的姑姑看眼热了,先加入了进来,我们就让他(她)当“头”(一列最前面的一个),于是人越来越多,大人小孩玩得不亦乐乎。

记得那时时常有蓄着山羊胡,叼着烟管的爷爷,蹲在向阳处的墙角,吐一口烟雾,笑眯眯地说:“没老没小的,没样样了……”好几回夜里,我和玩伴生怕第二天雪消完了,乘着夜里没人,我们把人家扫出来堆在路边的雪,用铁锹铲起撒在路上。那种担心,至今想来如在昨日刚发生过。

当然不只是溜冰,打雪仗或去山林里追兔子、山鸡什么的也是经常有的。冬日大雪封山,鸟雀觅食困难,记得那时常见到有陷在厚厚的雪地里行走艰难的“呱啦鸡”,这家伙平时跑起来一溜烟似的,现在走得真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惹得我们奋力去追,结果除了多摔了几跤外,很少有抓到。因为这些家伙关键时刻总能狠狠拍打翅膀,飞那么一截,我们只好捡几支它的翅翎,远远地望鸟兴叹了。

不一会便来到了山顶,此刻雪下得小了些,先前那密密匝匝,潇潇疾落的雪粒,此时变成了翩翩飞舞的雪花,纷纷扬扬,漫天飞舞。天上的云层看上去也不再那么厚重,颜色也变成了灰白色。偶有阳光从云的罅隙间漏下,尽管只有淡淡的几束,此刻却觉得如此温暖。这平日里没有留心过的阳光,此时感觉它是如此可爱。在阳光的照耀下,只见那飘飘洒洒的雪花,自高远的天宇,一路翻飞升腾,徐徐下落,犹如万千白蝶蹁跹起舞。

看着看着,一时有些恍惚。此刻方真切领略谢道韫那“未若柳絮因风起”的句子的妙处。有风起处,大风掠过林梢,枝头积雪被风卷了起来,和着天空的飞雪,升腾,旋转,奋飞如琼花碎玉,弥漫天际。忽而想起鲁迅先生的句子来,“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雨的精魂……”我默念着。

站在山顶举目四望,远处那一道道连亘的山梁,在茫茫的风雪中真的如银蛇逶迤,绵延进灰色的云海,苍茫而辽远。山下的城市粉妆玉砌,光鲜如新,宛如身着婚纱的新娘聘聘婷婷……

想想今日已是腊八,不几日即到立春了,新的一轮节气即将周而复始,春天也将姗姗而来。这样想着的时候,我仿佛已看到了融雪渗入焦渴的土地,听到树根,草芽嗞嗞的吮吸声,也仿佛已看到了漫山遍野长得郁郁青青的草,开得耀眼恣肆花,听到了婉转的鸟啼和嘤嘤嗡嗡的蜂鸣声……于是搓搓冻得近乎麻木的脸,舒活舒活筋骨,大步朝山下走去。

作者简介:

万鹏,公园小学教师,闲暇时喜欢琢磨文字以表达内心感触。

《秦州微刊》

顾问

王若冰 汪 渺

审编

樊小东 郭永杰 宋月定 郭永锋

编委

白尚礼 阎虎林郭明祥何万红

台利军 樊 钢 闫武装李文玉

执行编辑

半耳俗尘 宋 钰

相关阅读
  • 当红女星同台献唱,你更喜欢哪个的蜜嗓

    当红女星同台献唱,你更喜欢哪个的蜜嗓

    2018-02-05

    大家是不是好久没有看过景甜和关晓彤两个小仙女同框的画面了?不过这回就可以让大家一饱眼福了。这不,2018年北京电视台春晚录制现场,29岁景甜与20岁关晓彤同台献唱,一个蓝色长裙优雅迷人,一个红裙俏皮可爱!这个画面简直太养眼了,两个人都是颜值极高的女星,而且两人当天的穿着也非常符合自己的气质。那小k就分开说了...

  • 27日零点,任泉为李冰冰送生日祝福,网友:不是情侣,却胜似情侣!

    27日零点,任泉为李冰冰送生日祝福,网友:不是情侣,却胜似情侣!

    2018-02-28

    就在2月27日的零点,任泉为李冰冰送上生日祝福:“喜欢helloKitty的美少女,祝你生日快快乐乐!明年就19啦。可是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就这样一句话,就让网友十分羡慕,他们的友情真是不一般。还有人说,“其实他们很般配呀,在一起吧!”这对在影视圈里的“金童玉女”,经常搭戏,也配合默契,都成为了让...

  • RB莱比锡欠红牛公司欠下巨额债务

    RB莱比锡欠红牛公司欠下巨额债务

    2018-02-08

    德甲RB莱比锡俱乐部的母公司是红牛公司,在球队公布的2016年财务中,RB莱比锡对红牛公司的债务已经超过8000万欧元。随着俱乐部升入德甲赛场,公司高层也加大了对俱乐部的投资,随之而来的也有逐渐累积的债务。...

  • 东北S4智擒身手强悍歹徒!

    东北S4智擒身手强悍歹徒!

    2018-02-10

    温馨提醒:请在WiFi下观看,土豪随意!...

  • 喝茶必须遵循“早、少、淡、温”四大原则!

    喝茶必须遵循“早、少、淡、温”四大原则!

    2018-02-21

    春节快乐HAPPY NEW YEAR很多人对茶的认识存在着误区,这会给健康带来一定的隐患,尤其是老人,喝茶必须要遵循“早、少、淡、温”这四大原则,这样才能使身体健康,不会对身体造成影响。早,以早上喝茶为最佳。因为人体在经过一昼夜的新陈代谢,消耗了大量的水分,且血液的浓度大。饮一杯淡茶,不仅可以补充水分,而且还可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