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治病方法多种多样

时间:2018-03-16 13:26:52 作者:梦曦说 阅读: 4587 点赞: 24 分享: 48

公众号内发送消息“听课

获得入群听课机会

【本文摘自《不怕生病就怕看错医生吃错药》,潘德孚老师著】

一个病人,不管是乞丐或是皇帝,当他坐在中医的面前时,做中医的必须在短短的时间内,通过四诊来了解他的所有信息,同时要分清轻重缓急,选择适当方药,使病人恢复健康,其难度可想而知。

据载,某国国王要扁鹊治病,扁鹊写了一封信将他骂了一顿。国王大怒,派人去抓他,但扁鹊已经逃走。那国王气得吐脓血,病竟然痊愈了,这才知道这是扁鹊有意激怒他的。由此可知,中医治病还包括情志疗法,也就是心理疗法。

张子和(金元四大家之一)治一疯癫妇女,叫她站在一张高高的凳子上,暗暗地吩咐她的家属,准备锣、钹之类的器皿。当那妇女站好之后,突如其来的让锣、钹一齐敲响。那妇女受了突然的惊吓,癫症也就好了。后来别人要他讲道理,他说,这妇人得的急躁造成上气的心病;心属火,火势上炎。我用惊恐的方法,所谓恐伤肾,恐则气下;肾属水,水能济火,引火归元。这种谁也想不到的方法,也是一种情志的疗法,没有至情至性的人是不会用的。

古人说:「大匠诲人以规矩,大医诲人以巧。」处方用药必须是「出于规矩之外,不离规矩之中。」学中医,当然先要学中医的书本著作,它只是教人以医学的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但是,临床行医,有许多时候都必须「出于规矩之外,而不离规矩之中」的,因为每个生病的人都不一样。

我就学于三个老师,见他们临床使用附子的分量,各自不同。其中一位老师起码都是三十克,有时候还高达一百克,看了使人咋舌。但根据他们的使用,效果都很好。这是因为每个老师的师承不同,个人的使用经验不同,各种药物的配伍也不同。

近又闻,山西灵石名中医李可先生,使用附子的分量,起码都有一百克,多的时候竟用到六百克以上。他的许多病人,都是那些大医院宣布为必死之症的心肌梗死、心源性休克等疾病;送到他那里抢救的,大部分都救好了。

有一位外国教授,亲自看到这个结果,他诚恳的对李先生说:「我以为中医只是预防医学、支持医学,只能治疗慢性病人。现在看来,中医学也是一种抢救医学,能与西医一样用于急性有病的抢救。」李先生是一个县的中医院院长,那个县里的人碰到急性抢救的,就会说「快送给中医看!」老中医因此被尊为「中医的ICU」;谁能知道李先生每年所用附子的量,竟达四吨以上!

我治疗梅尼尔氏综合征(或称「梅尼尔氏症」)的病人,都有剧烈的恶心呕吐症状。我给他们开中药汤方,嘱咐病人喝药开始时,都只能喝一二匙,三四分钟后,再服一二匙,待病人喝几次后不发呕吐了,再全部一起喝下,因为方中用的都是镇呕的药物。而当人体机能呕吐正盛的时候,不能一下子大量服用,这种做法很容易引起机体内在功能的抗拒——多与少是一种诱导的方法,让它少量接受后,再来大量的,就容易平服了。

张仲景的〈大陷胸汤〉中有一味甘遂,是不能与其他药一起煎的,只能捣细用桂圆肉包起来吞下,单吞的话,会刺激咽喉与食道管壁,引起呕吐。〈大陷胸汤〉中的大黄,在别的泻下方中,都是注明后入的;也就是让别的药物先煎,待快要好时,再下大黄,但也只允许泡几下。然而唯独在〈大陷胸汤〉中,它却要先煎。

所以,即使是吞药、喝药、煎药,包括药的剂量等,在中医学里都是一种学问。

欢迎大家留言拍砖,只有这样大家才能互相进步,交流碰撞出火花,让艾暖人间~

公众号内发送消息“听课

获得入群听课机会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