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故事】偷吃

时间:2018-03-10 00:00:59 作者:猎奇漫画站 阅读: 7824 点赞: 58 分享: 74

天空乌压压阴沉的可怕。

雷声已经响过第六遍了,空气中都是潮湿的味道,雨滴却还是没有要掉落下来的意思。

西川沈家别墅门口,穿着高中校服的殷子艺,不停的拍打着大门。

“沈修霁,修霁,你出来,救救我妈妈,求你帮帮我。”

殷子艺哭的不能自已。

不知是因为冷还是痛。

很快,别墅大门打开,两个壮汉走了出来。

殷子艺往后瑟缩了一下:“我……我要见沈修霁。”

“小姐请进。”

殷子艺快步迈进了别墅。

很快就被带到了二楼一个房门口外面:“少爷在里面,请进吧。”

殷子艺看着两个男人,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修霁说过,他家有几十个佣人的。

可是刚刚进来的时候,却一个人也没有。

她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不等反应,门已经被身边的男人推开,将她直直的推进了屋里。

门咚的一声关上。

屋里漆黑一片。

她后背抵着门,一动也不敢动。

“修……修霁,你……你在吗?是我,……啊……”

她话都还没说完,手腕忽然被一扯,人也落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她害怕的往后挣扎了一下。

可是却没有用。

因为她的人被紧紧的禁锢着。

身子一旋,已经被横抱起,扔进了一张大床里。

她挣扎着要爬起身。

可是那黑影已经整个人扑了上来。

撕扯着她的衣服,压制着不让她动弹分毫。

“不要……放开我……你是谁,你放手,我要告你,这是犯罪。”

男人厚重的呼吸声压在耳边,吻细碎的落在了唇上。

她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开。

黑暗中,她的手胡乱的扑腾着,摸到了一个烟灰缸。

顾不得害怕,她抓起那烟灰缸,就向对方的头上重重的砸去。

对方显然是被打的怔了一下。

可很快,他就将她手中的烟灰缸夺下,扔到了一旁,狠狠的撕扯开了她的衣衫。

没有什么温柔可言,殷子艺被狠狠的夺走了童.真。

像是噩梦一样,那个男人,整整折磨了她七个多小时,不知疲惫。

她从那个漆黑的房间里衣衫不整的跑出来时,整个沈家别墅依然没人。

门外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大雨。

她什么也顾不上,冲进雨中,一路跑到了天桥下。

此刻,天桥下躺着一个女人,已经被地上积聚的雨水冲了不知道多久。

殷子艺冲上前,跪在女人身边,将她紧紧的抱起。

“妈,妈,下雨了,你为什么不躲,妈……”

怀里的人儿,身体冰凉,听到她的声音,并没有睁开眼。

殷子艺闭上眼睛,撕心裂肺的恸哭着。

“妈……妈你醒醒啊,你别走,你别离开我,妈,我错了,我不该离开你,我错了,求你睁开眼啊。”

可是,回应她的,只有雷声和雨声。

妈妈再也不会睁开眼看她了,她知道,她没有妈妈了。

她紧紧的握着拳,想起了刚刚离开前,妈妈拉着她的手说过的话。

“子艺,妈妈撑不住了。”

“妈,我这就找人来救你,我一定能救你,我没有告诉你,我有个男朋友,是城南沈家的二少爷,沈家权势通天,一定能救你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我不许你走,你走了,就没有人爱我了。”

“子艺,听妈妈说,妈妈走了,就再也不会拖累你了,你要离开这里,离殷家人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了,把妈妈忘掉,把殷家人忘掉,把在北城所有不快乐的记忆,全都忘掉。别学妈妈,你要找个爱你的人,好好的待他,跟他结婚,生子,过正常人的生活,好好的,幸福。”

殷子艺在滂沱大雨汇聚的水流下,抱着已经冰冷的妈妈坐了一整夜。

天亮了。

雨停了。

殷子艺擦干眼泪,紧紧的将拳头握在一起。

“妈,我答应你,收拾了殷展堂那一家人后,我就离开这里,再也不会回来了。”

四年后。

北城监狱门口。

殷子艺一头短发站在那里,看着厚重的铁门重新被关上。

她自由了。

她紧握的拳头摆到胸前,手心摊开,里面是一个吊坠。

她将吊坠挂到了脖子上。

远处路边,一辆黑色奥迪车喇叭响了几声。

殷子艺没有理会,迈开步子往不远处的公交站点走去。

这时,奥迪车车门打开,驾驶座上走下一个年轻的男人。

他看着不远处的殷子艺大喊一声:“汉子。”

殷子艺脚步一顿,回头看去。

阳光下,她看着那人浅浅的笑了。

男人重新上车,掉头,将车开到了她身前落下窗:“等你半天了,上车。”

殷子艺坐进副驾驶座,表情沉静。

“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我想去看看我妈。”

叶远顿了一下:“我送你。”

“你爸……应该不会愿意让你这个叶氏集团的少爷跟我往来,毕竟,我是个坐过牢的人。”

“你他妈能别用坐过牢说事儿吗,老子不在乎,要不是当年那个沈家一手遮天的非要整你,你犯的那点儿事儿,根本就不可能坐牢。”

提起沈家,殷子艺平放在膝盖上的手忽然就紧紧的握起。

“沈烨跟殷心那时候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沈烨整你的那股子劲儿,他们应该早就在一起了。”

殷子艺摇头:“不对,我和我妈被赶出家门前一天,我还听殷展堂说,要给殷心找个合适的男人相亲,如果那时候她就已经跟沈烨在一起了,殷家不可能还会让她去相亲。”

“也对,沈烨可是北城豪门世家圈子里,炙手可热的女婿人选。说起沈家,我就想到了沈修霁那个渣男,他亲哥哥要为了女人整你,他竟然连个屁都不敢放,当初追你的时候,还当着我的面儿,喊着要保护你一辈子,我呸。”

“别提他了。”

“我是恼火,你坐牢的这四年,他竟然一个人跑到国外去躲清闲,这样的人就不值得依靠。”

殷子艺浅浅的笑了笑,笑容不及心。

来到将母亲的骨灰撒向大海的地方,殷子艺站在海边,静静的矗立。

叶远殷静的要走开。

殷子艺道:“叶远,有火机吗?”

叶远愣了一下,将火机给她。

他离开后,殷子艺望向宁静的海平面:“妈,我出来了。”

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块糖。

一块放到了海边细软的沙滩上。

另一块打开塞进了自己口中。

“这个糖特别好吃,是一个狱友给我的,她说,想哭的时候,多吃几颗糖,就不会觉得委屈了,是真的,我验证过了。”

海风吹到脸上,混着湿黏。

她从包包里,掏出了几份报纸上剪下来的纸片,专注的看了一会。

打开打火机,点燃。

“妈,四年前没能报完的仇,现在开始,我要一点点的,全都讨回来,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那么莽撞了。”

火势借着海风瞬间汹涌,将她手中的报纸吞没。

报纸上的一些残存的标题在她眼帘中闪动。

‘帝豪集团总裁沈烨与殷氏集团大小姐殷心,情人节高调秀恩爱,婚期在即。’

‘殷氏集团大小姐,突发高烧不退,诊断为暴发性肝功能衰竭,急需匹配肝源。’

她轻轻松开手,由着灰烬被潮水带走。

良久,她抬手抚摸到自己右侧的胸口下。

当年,她因为这颗肝脏无用武之地,而被殷家驱逐。

现在,这颗为殷心而生的肝脏,终于又有了它的价值。

这一次,她必要连本带息的,将所有债,全都讨回来。

“妈,等着瞧吧,我们流过的泪,必让他们用血来偿还,我一定不会让你白白死去。”

医院地下停车场,殷子艺穿着普通的白色T恤牛仔裤,站在一辆宾利车旁。

过了足有一个小时,车的主人才姗姗来迟。

那是一个优雅贵气的男人。

秀颀挺拔的身上,裹着名贵的西装,说不出的好看。

殷子艺第一次觉得,沈修霁再帅,也被比成了渣渣。

男人走近,摘下眼上的墨镜,打量向挡着自己车门的女人。

殷子艺勾唇一笑,倾国倾城的脸上,满是妩媚。

“沈总应该认识我吧。”

“我们见过?”

“没有,不过四年前,不是沈总把我这个陌生人送进了监狱吗,还是说,沈总送进监狱的人太多,不记得了?”

“你是殷子艺?”男人的眼神里多了几分厌恶。

殷子艺笑:“没错,我就是殷子艺,沈总,有时间吗,聊一聊。”

“我没兴趣跟你这种女人聊,闪开。”

一直都倚靠在车边的殷子艺当真就从车门边离开。

“忘记了,沈总这车可是豪车,被我这种坐过牢的人倚靠过,未免晦气。”

“知道就赶紧滚开,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别在这周围打转。”

沈烨说着已经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一时半会儿,很难找到匹配的肝源吧。”

男人脚步停住,看向她:“四年的时间,你还没学老实?”

“沈总,我正是因为太老实了,所以才会主动送上门来的,我知道哪里有合适的肝源。”

“你知道?”

殷子艺耸肩,淡然一笑:“沈总应该听殷家人拐弯抹角的说过,要把我找回来的这种话吧。”

她敢打赌,现在殷家人一定在找她,只是却不敢明着跟沈烨说目的。

沈烨眉心微挑,不置可否。

“只有我能找到肝源救她,沈总可以赌一把,是跟我谈谈呢,还是放弃救你女朋友的机会。”

沈烨冷笑:“你别后悔,上车。”

殷子艺看到他上车,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如叶远所说,这个男人,很危险。

不过,前有狼,后有虎,那选择与虎为伴去斗群狼,又何尝不是一件化解危机的办法。

沈烨带她来到一家私人酒窖。

工作人员给两人送上了一瓶酒后就离开了。

“会倒酒吗?”

“当然,”殷子艺上前,将酒瓶起开,优雅的给他倒了酒。

他端起酒杯,微微晃动了两下:“说吧,你的条件。”

“既然沈总是痛快人,那我也就不废话了,沈总能给我什么?”

沈烨上下打量着她,冷笑:“一套公寓,一辆车,三百万。”

殷子艺耸肩:“那你心爱的女人,还真是不值钱。”

沈烨脸色一冷:“看来,你想狮子大开口。”

“在我眼里,殷心应该比这更值钱,所以,我要一套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海景别墅,车子我就要门口你那辆,毕竟被我这种人坐过了,晦气,我想沈总应该也不会想再开了,钱,我要一千万。”

“果然,狮子大开口。”

殷子艺笑:“这就算狮子大开口了?沈总,我可还没有说完呢。”

沈烨眉眼有几分冷的望向她:“你确定,你还敢继续说下去?”

“我还要,你,”她说着眼角分明露出一抹妖媚的弧度,手指轻轻的指向他。

整个北城,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敢这样做。

他微微晃动着杯中酒,邪魅的勾着唇角,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尤物,只可惜,是个蛇蝎心肠。

“我?你确定,你要的起?”

他的眼底明明没有什么色彩,可是声音却是玄寒的,让人打从心底觉得冷。

“前面说的那些,做为聘礼,你娶我的聘礼,这才是殷心该有的价值。还有,在我看来,我要不要的起沈总不重要,能够救殷心才是最重要的,难道沈总不是这样认为的?”

沈烨不说话,只是淡淡的抿了一口酒。

他的目光始终在眼前的人儿身上。

殷子艺不知道,这个人深邃的眼眸下,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看不透他。

也不敢乱猜。

她只是在赌,赌殷心对这个男人来说,还是重要的。

“你放心,我不会绑住你一辈子,只要六个月,就够了。”

良久后,沈烨勾唇。

殷子艺一整颗心都提到了嗓眼。

“我听说,你小时候是在殷家长大的。”

只有小时候吗?她可是从小就在那个恶魔窟长大的。

“沈总想说什么?”

“殷家人都懂酒,你呢?”

“略懂一二,”她看向他,表情淡定。

他淡淡的又喝了一口酒。

在她还未反应明白的时候,就已经一手压住了她的后脑勺,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吻住了她。

殷子艺脑子里轰的一响。

她立刻闭上了眼睛,提醒自己,还有交易,不要推开。

可是不行。

她脑子里全都是那晚,她被人欺负的画面……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她一把将他推开,这副不安的样子全被他看在眼里。

他眼神中多了一抹玩味,松开她。

重获自由,她用力的呼吸,默默的往后移去几分,警惕的看向他。

“说说,这是哪个年份的酒,答对了,你的要求,我就应了。”

殷子艺侧头不屑冷笑一声。

“怎么?你对我的问题,有异议?”

“在沈总眼里,殷心的命可以用来赌吗?”

“我当然不会拿殷心的命来赌,我有必要提醒殷小姐一句,我既然能把你送进监狱,就有的是办法,让你老老实实的把这个人交出来。”

是啊,城南沈家在这个北城可是手眼遮天的。

不然她也不会坐牢了。

想起这一点,殷子艺眼底多了一份恨。

沈烨翘起二郎腿,勾唇:“既然敢来跟我提条件,那你来之前,就没调查调查我?”

殷子艺微微握起拳头。

“上车之前,我可是提醒过你,让你别后悔,若是你现在反悔了,可以立刻离开,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殷子艺扬起下巴,努力的克制自己,保持淡定:“我……刚刚没有尝出酒的味道。”

“那你可就输了。”

“再让我尝一次,再一次,我一定可以做到。”

“殷小姐这是在向我邀吻?”

“我可以自己喝一口?”

要知道,即便只是自己喝一口酒,也很难分辨出,更何况……

“当然不行,我的酒很名贵,你不配。”

他说着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含在口中看向她。

这意思显而易见。

殷子艺沉思片刻,不再犹豫,上前碰到他的唇。

可是,他不张嘴。

她窘迫的离开,看向他。

想到那晚那个男人粗鲁的吻她时的方式。

她闭目,咬牙,握的拳头都颤抖了起来。

她不能放弃,这个男人,是她惩罚殷家人的第一步。

再睁开眼时,她眼神中一片清冷。

她上前拥住他,身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唇碰到他的唇上,撬开了他的嘴。

一点红酒被度到她的口中。

她立刻跟他分开,仔细品味。

她没有注意到,他脸上闪过一丝的讶色。

这些年来,除了那晚药效作用下的殷心之外,再也没有女人能够让他起生理反应。

即便是现在的殷心,他也完全提不起兴趣。

可刚刚,这个女人做到了。

很好。

“怎么样?这是哪个年份哪个地区的酒?你只有一次机会,猜错了,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她双手轻轻的交握,掩饰她的紧张。

“我刚刚有没有说过,我是个没有耐性的人,不开口吗?”

“82年,波尔多的葡萄酒。”

她说完,立刻双眸炯炯的望向他,等待答案。

她没有错的资本。

“如何,沈总。”

沈烨眼底染上了邪肆:“你刚刚提的那些,成交。”

对了?她竟然真的蒙对了?

她已经四年没有碰过红酒了,而且她的味觉本来就没有那么灵敏,加上刚刚是用那种方式……

这是老天爷都在帮她了吗?

此刻沈烨手中撵转把玩着红酒瓶的瓶塞。

上面清晰的印着2005。

只不过,他不打算让她看到。

目前看来,这个交易,很有意思。

沈烨随手将瓶塞塞进了酒瓶中,起身。

殷子艺也跟着一起站起:“我什么时候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今天。”

“那……你呢?”

“哦?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

他侧步,眼神里充满了暧昧的走到她面前。

她连忙后退一步:“我说的是结婚。”

沈烨勾唇,明明害怕,还故作镇定。

“你决定。”

“今天,”她坚定的看向他。

沈烨抱怀盯着她看。

殷子艺扬头,迎视他的目光。

“可以。”

沈烨这样就答应了?

殷子艺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她了解的沈烨,不该是这种予取予求的人。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救殷心?

一个小时后,殷子艺出现在殷家老宅。

她站在沙发对面,望着沙发上的殷展堂和他的妻子路月。

路月冷眼撇着她:“你这野种竟然还敢回来。”

“这不是我的家吗?我为什么不敢回来。”

“要不要我提醒你,四年前,你和你那个不知检点的妈就已经被赶出殷家了。”

“是吗?”殷子艺随意的走到单人沙发上坐下,翘起二郎腿。

“阿姨,你是不是不打算让我帮你了?”

说到这个,路月脸色一狠:“你敢威胁我?”

“我怎么敢在一个恶毒的女人面前耍狠呢,阿姨您高看我了。”

不等路月开口,一旁的殷展堂,声音漠然的道:“说吧,你的条件。”

看着眼前的男人,殷子艺心里生出一抹凄凉。

不过很快,她就将心情平复。

“三个,第一,我要你对外宣布,我殷子艺,是你殷展堂在外面遗落的明珠。”

“不可能,”路月站起身:“殷子艺,就算我死,你也休想进殷家大门。”

殷子艺没有理会路月:“第二,我要一千万,现金。”

“你做梦。”

“第三,我要拿回我的户口本。”

这下子,路月倒是不做声了。

殷展堂沉默半响:“殷子艺,你该知道,你自己是为什么来到殷家的。”

“我很清楚,一刻也不敢忘记。”

“我不会让你进殷家的大门,殷家现在拥有的一切,都不该属于你,这一点,你得牢牢记住,至于后面两个要求,我答应你。”

“殷展堂,”路月喝道:“凭什么给她钱。”

“就凭她能救我们的女儿。”

路月咬牙,恶狠狠的望向殷子艺,倒是不再说话。

殷子艺听着那声‘我们的女儿’,分外的刺耳。

她站起身:“户口本呢?”

殷展堂起身,去卧室将她自己一个人的户口本递给她。

殷子艺接过,脸上带着灿烂的笑。

“我其实特别想问问两位,午夜梦回的时候,我妈就没来找你们偿命吗?”

殷展堂脸色一黑。

她笑:“告辞了,两位。”

她走了几步,想到什么似的道:“哦对了,我这次出来,除了可以帮你们救殷心之外,还给你们准备了一份大礼,就权当是感激你们四年前对我和我妈的‘关照’,两位,拭目以待吧。”

她说完,转身离开。

路月冷哼:“这个贱丫头又要玩儿什么把戏。”

殷展堂眼眸微深,“你没有发现殷子艺变了吗?”

“变?没错,变成了坐过牢的女人。”

“不,她身上有了捕猎者的潜质,她……是回来报复我们了。”

相关阅读
  • 别等敬业福,支付宝集福一招给你3张万能福瓜分8个亿得666元红包!

    别等敬业福,支付宝集福一招给你3张万能福瓜分8个亿得666元红包!

    2018-02-14

    明天就是大年三十除夕夜,想必大部分人已经回到家准备红包过大年,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支付宝的集福活动。跟往年的套路差不多,今年敬业福还是最难弄的,不少粉丝浑身解数也得不到敬业福(敬业福),话不多说,小编一招教你怎么获得三张万能福,合成五福瓜分8个亿,得支付宝666元红包。首先在第一波中扫福(最简单的套路)...

  • 谢霆锋唱歌表白王菲?天后一句话回应真甜蜜!

    谢霆锋唱歌表白王菲?天后一句话回应真甜蜜!

    2018-03-12

    说起谢霆锋和王菲,大家都知道两人已经复合了4年时间。虽然媒体多次猜测两人已经分手,更有知名嘴炮宋祖德炮轰两人早已是“貌合神离”。可是锋菲两人的一次次合体总是给喷子们一个又一个巴掌,看来谢霆锋和王菲如今过得相当恩爱!3月10日,谢霆锋在某档厨艺交流会上被问及王菲,没想到38岁的他居然还害羞了,直言“这个问题...

  • 球星生日:内格雷特生日快乐!

    球星生日:内格雷特生日快乐!

    2018-03-11

    1960年3月11日,墨西哥球星曼努爱尔-内格雷特出生。他曾为墨西哥国家队出场过57次,打入12球。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1986年世界杯上面对保加利亚打入的进球,被评为世界杯历史十佳球之一。...

  • C罗VS豪门球队10佳球:“贴地龙”任意球智擒拜仁,小角度巧射力斩巴萨

    C罗VS豪门球队10佳球:“贴地龙”任意球智擒拜仁,小角度巧射力斩巴萨

    2018-03-16

       关注足坛视界波,观看更多视频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足坛视界波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关于足球,我想和你聊聊明星豪门|赛事集锦|精华混剪点击“阅读原文”下载视频...

  • 美味的五彩什锦炒饭的家常做法,赶紧试试吧!

    美味的五彩什锦炒饭的家常做法,赶紧试试吧!

    2018-02-25

    食材明细青菜:1颗;胡萝卜:3根;鸡蛋:4个;方腿:6片;洋葱:1个。美食属性口味:咸鲜;工艺:炒;耗时:廿分钟;难度:普通。五彩炒饭的做法步骤:1、胡萝卜先入水煮。2、青菜切碎。3、下油,切碎的青菜下锅煸炒至7分熟,放少许盐,盛出。4、洋葱、方腿和煮酥的胡萝卜切丁。5、下少量油,胡萝卜丁和方腿丁下锅快速煸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