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真假老师》谈起:走下坡路的春晚语言节目到底缺了什么?

时间:2018-02-17 01:03:06 作者:吐槽的科学 阅读: 3376 点赞: 79 分享: 93

央视春晚的语言类节目最近几年都在走下坡路,这是个基本公认的事实。好在看过了几年寡淡无味的春晚后,今年的《真假老师》给逐渐滑坡的语言类节目添上了一抹亮色。

单论喜剧效果,《送水工》与《真假老师》几乎不分轩轾,老牌演员的感染力功不可没

《真假老师》的戏剧冲突框架,有些类似2004年赵本山、高秀敏和范伟的《送水工》。都是通过一人分饰多角的设定,制造出戏剧冲突和令人捧腹的错位感,这一手法在现在的影视剧中也比较常见,今年大火的网剧《白夜追凶》、开心麻花电影《羞羞的铁拳》均是如此。不过老套路不代表没有新鲜感,比起《送水工》,《真假老师》的创作更为扎实,可以称得上一句“青出于蓝”。

即便在严谨的刑侦剧《白夜追凶》中,一人分饰多角也经常可以营造出喜剧效果

《送水工》的包袱多数都脱离不了“无知的底层人民”这一基础:对奢侈品的一知半解、对中产阶级生活的不懂装懂,这样的笑点比起郭德纲的“屎尿屁”系列,格调上并不高明到哪里去,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低俗”。而《真假老师》中贾玲饰演的清洁工,同为底层人民的人设,其“贾妈妈”这个角色厚道而不卖傻,“无术”而不“无知”,情商和三观都有可取之处,真正把底层人民和中产阶级拉到了同等的地位进行对话。更为难得的是,这样的舞台效果,并没有观众熟悉的东北老农式风格加成,在演员艺术感染力略显稚嫩的基础上,完全靠扎实的剧情设计和台词创作来实现,在这里必须要为编剧点个赞。

孙涛、冯巩,艺术感染力都是一流的,奈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真假老师》的另一个优点,在于其即喊出了宣传口号,又没显得过于尴尬突兀。春晚承担一些“寓教于乐”的责任本无可非议,只不过近些年有些小品——以不老男神孙涛为代表——逗乐的本职工作搞得稀松平常,到了喊口号环节突然扶摇直上九万里,用词又疏于含蓄,场面尴尬到不行。出现这种情况,一方面怪编剧不走心,作品不过硬,夹带的私货就不容易被买账;另一方面就要怪调门起太高,一个十几分钟的情景剧,主题硬要上升到“xx梦”的高度,步子太大,扯伤也在情理之中。相比之下,《真假老师》在出色完成了喜剧任务之后,选了“孩子要的是陪伴,不是钱”这样一个切入点,贾玲的一段长台词即凸显主题,又无过分拔高,小明同学的一句“也别一分钱不给”也接得恰到好处,为氛围的转换做了完美承接。

从春晚诞生的那一天起,语言类节目就是最受观众欢迎的节目类型。对于绝大多数只能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的观众来说,从屏幕上感受到的任何节目效果都要打个折扣。相较于歌舞、杂技、甚至魔术等,相声、小品是受节目效果“衰减作用”最小的类型,几个演员加上简单的布景,演出一幕幕人们身边的故事,有笑声,有感动,这是很多人无比怀念的、最真实的“年味儿”。《真假老师》的出现,表明只要有扎实的剧本和走心的表演,即便没有“屎尿屁”也不去扒段子,也足够把失去方向的语言类节目再度拉回正轨。

观众每每吐槽春晚“一年不如一年”,但年复一年,仍对你有所期待。2019再见,期待你的表现。

相关阅读
推荐阅读